无疆

[带卡]衍生

①刷剧场版6——火之意志继承者时产生的脑洞。
②小学生文笔,渣慎入~
③有一些些改动『主要是强行加入了土哥(手动滑稽)』
④致敬原作致敬原作致敬原作(说三遍)

残月的夜晚——
  银发上忍双手插兜地站在墓地里。
  他没有像往常一样带着花和祭品来,因为这个时候店大多都已经关门了;他也不是顺路过来看看,从火影楼出来就特地绕了个弯来了这里。
  空旷的墓地四周都是静悄悄的,晚风吹得有些冷,但他毫无知觉,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像个孤伶伶的稻草人。
  他想起了火影办公室里的对话——
  『术已经发动了。根据白天出现的巨大幻象看,恐怕他的目的是我这只写轮眼。』
  『你说什么?!』
  『为了除掉这个危害,纲手大人,我想请你在我身上留一个术式。』
  『卡卡西,你是想让我成为以牺牲部下保卫村子而留名史册的无情火影啊!』金发女人眯起眼睛,带着一点火影的不怒自威。
  『是的。为了村子,我想请您成为这样的火影,这也是您的火之意志。』
  『……』
  ……不小心走神了,这可是对逝者的不尊重呐。
  不过你应该不会怪我吧。
  因为我马上要和你一样,为了这个村子,为了守护木叶献出生命。
  ……我真是,在想什么呢,我怎么可能和你一样,你是真正的英雄,我大概会比你惨的多吧。虽然作为忍者要有着随时会丢掉性命的觉悟,但要轻松地面对不可避免的死亡,还是有点勉强啊……你说是吧带土。
  一片被虫啃噬出一个半圆的树叶,在空中打了个转,飘飘洋洋地落在了墓碑的名字上。他蹲下身,用戴着露半指手套的手轻轻拂去落叶,手套上的金属护章反射出银白的月光,和他的发色一样。
  “带土,我没能保护好你和琳,所以这次,我会赌上性命保护好木叶。”手指温柔地抚摸刻在墓碑上的名字,不大而又坚定的声音在寂静的墓地里回荡,惊了草丛间休眠的虫子,也传到了不远处隐在树林里的人的耳里。
  那么……他站起身。
  该准备出发了。
  转身离开走下台阶时,看到和他迎面走来的人影,对方和他一样诧异,这个时候还会有人来墓地?
  “卡卡西老师?”
  是鹿丸。
  “您也是来祭拜谁的吗?”
  “嘛,算是吧…又来看阿斯玛?”
  云层慢慢遮住月亮,最后一丝月光从两人头顶掠过。
  鹿丸掏出一直带在身边的打火机打出火苗,他盯着火苗像看着一位老友,火光将他半边脸映得通红。
  “为了完成阿斯玛的嘱托,我无论如何也要守护好‘玉’,保护好木叶,这也是我的火之意志。”
  难得的这个理性的孩子也有感性的一面,他想,不过更多的是他替阿斯玛感到欣慰——真是成长成了一名了不起的忍者啊。
  “鹿丸,我想拜托你一件事。”要是鸣人也像你一样让人放心就好了。
  “麻烦的我可不干。”
  “不会太麻烦的。”他浅笑“如果我从村子里消失了,请你转告鸣人——绝对不能追寻我的下落。”
  抱歉鸣人,这是我身为第七班队长给你们下达的最后一道命令。
  远处的树林里,橘色漩涡状的面具里面,一只写轮眼闪着猩红的光芒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 是夜,卡卡西穿戴整齐地坐在床边,看着桌上的水门班和第七班的合影,在月光下静静摆着。突然感觉到体内一阵异动。
  来了!
  随着一股查克拉的涌动,他失去了意识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 鸣人觉得最近发生的一系列事都很奇怪,非常非常奇怪。
  先是出现了巨大幻象,后是卡卡西老师样子怪异地离村,接着是鹿丸莫名的阻拦,再接着是他现在被捆成一团丢到了地牢里。
  他神经再大条也能察觉到事情的不对劲。
  “快放我出去!喂!来人啊!”他四肢被捆躺在地上,用头撞着铁栏门,但是他发现这样做除了让自己头晕没有任何意义——一个人都没有。
  “可恶……这到底是怎么回事!”他越想起卡卡西老师越觉得不安,那样子明显就是被人操控了吧?鹿丸他们难道都看不出来吗?
  “?!……是谁!!”
  他感觉到了身后突然出现的查克拉波动。他虽然不是感知系,但九尾在身体里的长期寄宿使他有了野兽般的预知危险的本能。
  能够悄无声息地凭空出现在他身后,那这个人一定不简单。
  他困难地翻了个身,看到了坐在桌上姿势嚣张的男人,他一只脚曲起来,手肘搭在膝盖上,尽管他背对着烛光,鸣人还是能看清那怪异的面具和衣服上的红云。
  “晓!!”
  “啧啧…木叶还真是做的绝。”男人俯视着地上捆得像粽子的鸣人,轻佻的语气让鸣人觉得自己在他面前就是个玩物。他随时都能抓走他,或者杀掉他。
  “你是怎么潜进来的?你的目的是什么?!”他紧张地发问。
  面具男没有回答他,而是在昏暗的光下一步一步走近他。
  鸣人感到一股强大的压迫和本能的害怕,他并不是害怕这面具男有多厉害,而是他现在就像只任人宰割的羔羊一样被束缚着,客观上对方就已经占了太大的优势。
  面具男蹲下身,紧紧地捏住了他的下巴“绑得还挺严实,但也是白费心思……木叶把精力花费在你一个一事无成只会耍嘴皮子的白痴身上,不如想想自己的后路。”
  “你说什么!?”鸣人恼羞成怒。
  他哼了一声放开了他,重新走回去坐在桌子上“你放心,我不是来抓你的,这样的你根本不值得我花半点力气。废物教出来的同样是废物。”
  “闭嘴你这混.蛋……不准你说我的老师!”
  面具男欣赏着他愤怒的表情沉默了一会,不带任何感情地开口“我如果是你现在的处境,我能在这种地方,在脑子里推演出至少十三种让木叶面临灭村的可行方法,并且随时能够从这里脱身,而你只能像条蠕虫一样在地上大声嚷嚷着为什么,连木叶让你最爱的老师去送死都不知道。”
  鸣人瞪大了眼睛,他完全不在乎他说了什么羞辱他的话,他只听见了他最后一句。
  “你说什么?…卡卡西老师…送死?到底怎么回事?”结合鹿丸告诉他的卡卡西老师留给他的话,他几乎立马就相信了,尽管面前这个人是敌人。
  这样一想那所有奇怪的事情都能解释得通了。
  “难道说……是和白天的巨大幻象有关?”
  “呵,总算有点脑子了。”男人用赞赏的语气说出这句不算赞赏的话,面具下的表情依然不可捉摸。
  “不可能的!纲手婆婆不会答应这种事的!”
  “不可能?”男人仿佛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,他换了个舒服点的姿势继续靠着墙,声音变得更加冰冷阴沉,慢条斯理地开口“木叶不就是这样的吗?靠着杀死同伴来保全自己,为了巩固自己的权益把昔日并肩的同伴抹杀掉,嘴上说着漂亮话可实际上比谁都懦弱无能,更可笑的是一帮蠢货还前仆后继地自愿献出生命去保护它,木叶用榨干这群人的血液换来你们所谓的和平,可结果呢?同伴杀死同伴的悲剧依然存在,战争,猜忌,野心……你们以为木叶给了你们什么?除了夺走什么都没有!鸣人,想想吧,你的父母,佐助,还有现在的卡卡西……”
  “够了!”他喘着粗气喊到,额头上的冷汗流下来滴到了地上。“不是的……”
  他意识到了面前这个男人的真正可怕之处,他像一只蜘蛛,把他从不愿意深入去想的东西用语言编织成一张网,黏住他的脚,把他拖往黑暗深处。
  不能再这样下去,他想,他现在没有办法用拳头让他闭嘴,他必须想办法脱身并且通知外面的人。强迫自己不要去听他的话,暗暗地凝聚起查克拉。
  面具男不理会他的打断,继续自顾自地说起来“…木叶已经腐朽得无药可救,其他忍村也是一样,这就是可悲的现实。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,多少人手上染着同伴的鲜血苟延残喘到今天,这其中也包括你的老师,旗木卡卡西。多么讽刺,被村子利用之后又被推去送死,杀死同伴的人果然都没有好下场……”
  “!?”鸣人猛地抬起头,他一句话又引起了他的注意。
  卡卡西老师……杀死过同伴?
  他死死盯着面前的男人,他脸上只有一个眼洞的面具,让他想起了卡卡西老师,只露一只眼睛的人都很难猜透。
  “老师他不会做那样的事,因为……因为是他教会了我们不珍惜同伴的人是最差劲的废物!”他想起了卡卡西老师的铃铛演习,那是他们第七班结成羁绊的证明和开始,所以老师他不会……
  面具男看着他坚定的眼神,双手环胸意义不明地说了一句“哦?他还这样教过你们?真让人意外。”说罢他站起身,走到他面前,
  “那么…你就追到他面前,亲自去问他吧,”他摊开双手居高临下地看着他,他身体和身边的空气变得扭曲起来。
  “如果你能追得回来的话。”
  鸣人看着空间绕着一点旋转扭曲,随着他的最后一句话,他整个人消失了,如同他出现的时候一样悄无声息。
  这是什么操作……
  “鸣人!!”外面一阵跑步声传来。
  “小樱!”他欣喜地喊。
  虽然不明白那个混蛋的目的,但是不用他说他也一定会把卡卡西老师带回来的,绝对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 卑留呼最终被打倒了,鸣人的一记螺旋手里剑使他的阴谋化为了泡影,最后在卡卡西的怀里带着醒悟离开。
  “卡卡西老师!为什么擅自做出那样的决定啊?很过分的啊我说!”鸣人咆哮着。
  卡卡西挂出歉意的微笑“是是,是老师错了……回去请你吃拉面怎么样?”
  “二十碗!”
  卡卡西看着鸣人在朝阳下金灿灿的头发,大大咧咧的笑容,也笑得眯起了眼。真是越来越像你了,带土。
  鸣人想起来好像有一件事是有关卡卡西老师的……不过那都不重要了,其他的事情以后再说,最重要的是卡卡西老师回来,这就够了。
  远处的石峰上,一个男人带着面具,一只脚踏在面前凸起的石块上,注视着一切。他的身后绝顶着两片大叶子,半个身子没在地下,发出阴阳怪气的腔调“卑留呼被打倒了,果然~”,尾音轻快得像个小孩子,但从他嘴里说出来一点都不可爱。
  “哼,像那样的家伙注定掀不起什么波澜。”他看着那边欢快的一群人,淡漠地开口。
  “带土…你是不是又做了什么多余的事情?~”怪异的语调听着让人很不舒服。
  “……”
  “他不该觊觎那只眼睛。”
  他没有回答绝的问题,但给的回复却很明显。
  “真是的…老是这么任性,要是坏了计划斑醒了可是要打你屁股的哦~”
  “我再说一遍,”他转过身,居高临下地看着夹在两片叶子中的脑袋,“我只做我自己的事情,不听命于任何人,谁要是敢妨碍我,他从哪里爬出来我就让他躺回哪里。”说完就用空间忍术离开了,留下绝一个人。
  “真是的,越长大越倔啊……不过,只要是有关那个卡卡西的闲事就没有办法不管吗?也蛮有趣的嘛~”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END——————

好想吃官方的糖不要刀几……